更得慢,写得烂。冷CP爱好者,大腿肉腌制中。

视频云玩家谈手感

同人云玩家谈剧情

当我下决心打游戏就会突然出现不可抗力让我现充

今天终于打到了回阳平,刚读进度回游戏到鼎湖打缙云,出于“不知道是不是飘了我觉得困难版比简单版简单诶”的心态,想试试无药过缙云

被打吐了,我错了,大概四十分钟我在鼎湖满地翻滚最后决定老实吃药

缙云真的比后面的每一个BOSS给我的体感都要IMBA……如果卡不好身位他几乎没有僵直,走位和格挡不相辅相成会被连死,加上北洛本身的僵直让攻击和格挡之间有断档……我真的被殴打到吐屎

半小时前:我打缙云啦!半小时后:缙云我日你妈。


一旦接受了岑缨是女儿之后,连她的刘海都顺眼了许多

女鹅真的,可爱。


超不知道怎么讲,啊,超

世界上最好的超



二周目到鼎湖【我咋打得这么慢因为我沉迷钓鱼【钓鱼真好啊【钓鱼真好

【结果老打到一半开始截图把手柄搁在腿上然后手柄kuata一下摔到地上【人家的手柄都是打黑魂摔坏的我的手柄是……

发现佬在黄帝陵就露真身了,超带着女儿跑了后,巫炤把佬的盾给打破了。然后看着佬说那只辟邪是你什么人,你这样还要护着他,跟着佬周身腾起紫气,此时如果效果够高或者留神到了,就能看见佬变回了魇魅。【我看到了,我没截到【我恨

接下来拦截巫炤追击的那几招里都可以隐约看到佬的魇魅形态555我真喜欢她的原型啊


其实超在白梦泽砍完蜃珠里的幻影佬之后的动画有特别给到一个超&佬手的镜头,我怀疑在鼎湖看到佬伸出手拿药问可怕...

开始快乐二周目【。

超超在戈哥死前一直都像个小学生啊总是露出@#@@#&*的表情,哥哥死后上了趟公共墓地开始露出一些肥肠温柔的表情

为*则*!

仔细想想其实超在哥死前都以为“突然跑出来说你要死了”是在逗他玩,他也一直觉得戈是会好的“等你好了我们再比过”,突然咣叽一阵阵痛跟他说是真的你哥真的死了还是很emmmmm

【开始和大佬的自己醋自己线之后表现开始向小学鸡转变

【啊,超真可爱


1.月华裙和同等级男用防具我一直穿到打完天魔

2.我一直到打贺冲才开始用格挡

2.一直到决战我也没给武器打石头


相对的在决战之前突然换了最高等防具+点上减伤星蕴之后的感觉是觉得自己可以强吃boss除了地面aoe之外的一切技能....

(大概因为为了速推选了普通难度才这么简单吧...(结果沉迷支线和种地推得完全不速...


二周目要认真种菜(截止到今天凌晨每天都在熬夜到三点我需要一张新脸皮(今天本想回家做支线没想到去吃火锅到十一点555

猝不及防

人要吃苦,能解决的苦也要吃。

制造苦也要吃。


我在住校大半年之后忍无可忍决定下学期要搬出去住,因为我无法忍受如此多的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从早相处到晚除了罩上床帘的一尺三分地上之外没有一点隐私空间,以及我如此讨厌和人因为同住而同住。

我妈不理解,跟我讲我总要去克服这个,总要学会和人相处。

我不会和人相处吗?我只是不会和人朝夕相处,你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在三米以内相处大半年在整个空间里你们的最远距离不会超过六米,一天你有超过8个小时和她们待在一起你们的睡眠互相影响她们起床总不考虑你还在睡觉她们接电话从不考虑你要睡觉了她们把你的善意当成理所应当又吝啬于付出。

我为什么要和毫无共同点只...

……说起来,一丝不挂很想平,但是RPS真的太痛了,尤其在我已经出坑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把大纲给忘了,还有非常重要的胧月夜设定也给忘光了,基本等于自杀,崩溃。

要被自己气死了,重要的思路必须记下来……不能太相信自己的脑子和朦胧的感觉,前车之鉴。

掉进坑里已疯(网易云循环到洗脑

其实这个字幕组做的若我向你许诺也非常好看但是弹幕真的很低质量(B站站情

所以不分享了哈哈哈哈舔舔这个CAM

看完POI,想哭。

这两天掉进一个邪教CP,坑太深来的措手不及,压制不住我体内的洪荒脑洞,截个风声冷静一下。

No-Gatsby turned out all right at the end;it is what preyed on Gatsby,what foul dust floated in the wake of his dreams that temporarily closed out my interest in the abortive sorrows and short-winded elations of men.

不,盖茨比人生最后的结局无可非议,是那些吞噬他心灵的东西,那些在他梦醒后扬起的污秽尘埃,让我对人世失意的忧伤和片刻的欢欣暂时失去了兴趣。

是的——盖茨比其实完全没...

二都物语(03年花组)

03年的小剧场,昨晚正好播了录下来看看……

真是个大家都好嫩的年份啊【捂心口

作为一个没什么常识的日文白痴,从我知道这部剧到今天把它看完才迟钝反应在群里问“内什么……二都物语,是不是就是……双城记啊?”

© 坠坠子 | Powered by LOFTER